印刷技術

    當前位置: 上海海發印務 > 印刷技術 > 正文

    《上海文學》創刊65周年 | 彭新琪:上海文學的溫度

    2018-12-10 07:47 22

    原載于2018年12月5日《新民晚報》

    寫在前面

    《上海文學》65歲了。自1953年巴金先生創辦這本雜志開始,一個甲子有余,《上海文學》始終作為中國當代文學的觀察者,堅持高品位、高質量的文學標準,為文壇不斷輸送新鮮血液,為讀者持續帶來精彩佳作。微信公眾號自今日起轉載刊發于《新民晚報》“十日談”欄目的數篇小文,它們的撰寫者都與《上海文學》有著各式的“因緣”。歷史是富于溫度的,幾代編輯、作者、讀者共同成就了這本雜志。

    上海文學的溫度

    彭新琪

    由巴金先生創辦的《上海文學》已經65周歲了,作為一名老編輯,我跟她一同經歷了風雨坎坷,也感受過她的輝煌和榮耀。雖然我離開編輯崗位30年了,但每每看到從《上海文學》走出來的作家發表新作,心中都升起暖意,不禁回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。也想起很多熟悉親切的老同事的名字:蕭珊、茹志鵑、李子云、周介人、肖崗……

    (巴金先生及其夫人蕭珊)

    四十多年前,《上海文學》剛復刊,馬上恢復了活力。那時,我們很注意培養上海的青年文學力量,經常組織作者們采風,還安排了一個月一次的文學交流活動。我們還編了一份《寫作參考》,用于和文學愛好者的交流,我手頭還保留著一份1979年第3期的《寫作參考》,上有倪輝祥的小說《開心嫂》、程乃珊的《天鵝之死》,還有針對這些作品的評論。當時編輯部是花了大量心血培養扶持作家的。這里我說幾則小故事。

    (為《上海文學》貢獻大量佳作的程乃珊)

    曹冠龍是上海一家汽車修理廠的技術人員,他投來的小說是曾貼在復旦大學門口墻上的《教授三部曲》。其中的《鎖》經責任編輯精心整理加工后,決定刊用,付印前通知他來看校樣。曹冠龍來編輯部看了小樣,認為編輯沒有理解他的原意,改動太多,第二天便徑自去了印刷廠,要求恢復原文。印刷廠的工人從未見過作者親臨,熱情給予了協助。這一舉動驚動了編輯部,因為一經定稿后,稿子是不允許改動的,尤其是作者自己去印刷廠改稿,更是史無前例。結果文稿來不及刊登在當月刊上,被撤了下來,對此我感到極為惋惜。我熟悉曹冠龍,他不是無視編輯部,完全是出于對自己作品的珍愛。他從未見過自己的文字變成鉛字,十分珍惜這第一次發表的機會,但他更在意自己的創作意圖。后來他耐心聽取了我們對他的文章分析,做了適當的修改。修改過的小說終于刊登在后一期雜志上。這是他的處女作,由此開啟了他之后成為專業作家的寫作之路。

    我跟作者交流,有時思想往往保守,這亦或是年齡的差異,亦或是職業的“把關”心理,為了穩妥,不免有些跟不上年輕人的思維和敘事的角度。記得陳村在當時的一篇小說中有一段寫青年男女接吻的細節,描述女孩覺著接吻不衛生,要用手絹隔開,我感覺小說中寫這些不妥,建議作者刪去?,F在想想有些好笑和抱歉,其實小說中如果有那么貼近生活的一段,應該能為作品增色。

    (本文作者彭新琪女士)

    程乃珊以寫上海的世態人情、弄堂生活見長。她當時任教于滬東的一所中學,交流平臺發出的創作活動通知,給予了她請假之便,她非常珍惜來之不易的機會,每次都認真準備好作品。她的作品題材多出于她生活的階層,上海老金融圈和專家學者、知識分子。她要用自己的語言寫她熟悉的一群人,編輯部給予了極大的寬容與支持。她的寫作特點得到了施展,彌補了老上海舊事舊人的這一塊,成為他們的代言人,并在文壇占有一定位置。

    《上海文學》以人文情懷的熱度,65年來,發現培養了一批又一批文學新人,許多在文壇上挑大梁的知名作家的處女作、成名作是在《上海文學》上發表的,而他們也一直關心、感恩、支持著曾把他們推上文壇的《上海文學》。

    相關推薦

   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,來添加一個吧(●'?'●)

    歡迎 發表評論:

    亲子偷偷交尾中文字幕